北京市海嘉律师事务所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海嘉案例

股权质押合同纠纷


案情简介

2013年7月4日,中航公司与新日公司签订《信托贷款合同》,约定新日公司向中航公司借款人民币2.24亿元。同日,双方签订了《股票质押合同》,约定新日公司将其所有的新日恒力(证券代码600165)4000万股股票质押,作为上述贷款合同的担保,担保范围包括本金、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质权人实现质权或债权的费用和所有其它相关费用,并于次日办理了股权质押登记手续。

7月8日,江西省南昌市青云谱公证处为上述两份合同办理了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

因新日公司违反合同约定,未支付到期利息,2014年4月16日,中航公司依据上述合同向青云谱公证处申请执行证书。5月4日,青云谱公证处出具1015号《执行证书》,中航公司根据该份《执行证书》向上海一中院申请强制执行,2015年8月10日,上海一中院将执行款转至中航公司,并于当日将质押股权拍卖余款全部转至浦东法院。

且因1015号《执行证书》仅包含截止2014年4月15日之前的利息,2015年6月3日,青云谱公证处出具1626号《执行证书》,1626号《执行证书》将贷款利息计算至2015年5月10日,并对违约金、复利、公证费、律师费等1015号执行证书中未包括的内容进行了确认,1626号《执行证书》确认执行标的为3679.9503万元。

中航公司依据1626号《执行证书》向浦东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浦东法院依新日公司《异议申请》,陡然裁定不予执行1626执行证书。

后,中航公司起诉至南昌中院,请求新日公司支付1626号《执行证书》的执行标的3679.9503万元,最终以南昌中院支持其诉请而结案。

 

律师策略

对于本次执行申请,新日公司提出异议:中航公司就上述贷款事实依据青云谱公证处出具的公证债权文书,该债权已由上海一中院执行完毕,本案是重复起诉。

1、本案申请执行标的有明确的合同依据,与上海一中院执行的1015号《执行证书》没有冲突重复,不存在恶意重复执行的情况。

双方在《信托贷款合同》中已经明确约定了利息及复利、违约金、公证费、律师费等费用,本次申请执行有明确的合同依据。上海一中院执行的1015号《执行证书》的贷款利息仅计算至2015年4月15日,且未包含违约金、律师费、公证费等费用,本次执行申请依据的1626号《执行证书》是针对2015年4月16日至2015年5月10日的利息、复利、违约金、公证费及律师费等费用,本案的执行标的并没有包括在中航公司向上海一中院申请执行的1015号《执行证书》中,中航公司依据1626号《执行证书》向法院申请执行有充分的事实和法律依据,两个案件的执行费用不存在重复计算的情形,更不具有恶意。

2、中航公司从未以任何形式放弃本案相关权利。

中航公司对于本案执行标的,从未以任何形式放弃,恰恰相反,中航公司一直在积极主张权利。1015号《执行证书》的利息只计算至2015年4月15日,且经上海一中院办案法官释明后,中航公司再次向青云谱公证处提出申请,并由青云谱公证处出具1626号《执行证书》,即本案的执行依据。

新日公司在异议书中称本案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案件立案、结案若干问题的意见》所规定的的可以拆分执行的情形。事实上,中航公司并未依据前述条款申请法院拆分执行,本案与上海一中院执行的案件的执行依据并不相同。两个案子虽然系基于同一基础法律关系,依据的是同一份《信托贷款合同》,但公证处出具的作为执行依据的执行证书是独立的,执行证书确定的执行标的亦完全不同,没有重合。

3、本案不属于一事不再理的使用范畴。

所谓一事不再理原则,是指法院的判决书(包括调解书)生效后即具有法律上的效力,当事人不得就同一事实、同一诉讼标的再行起诉。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编著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理解与适用》一书中则解释为:“一事不再理” 中的“一事”,是指前后两个诉讼必须为同一事件,才受“一事不再理”的限制。所谓同一事件,是指同一当事人,基于同一法律而提出的同一诉讼请求。同一法律关系,指产生当事人争议的诉讼标的的法律关系;同一请求是指当事人要求法院作的判决内容相同。以上三个条件必须同时具备才能称为同一事件,若三个条件有一个不同,就不是同一事件。

本案中,中航公司的诉讼请求是双方在合同中明确约定的,与上海一中院已经执行的案件标的完全不同,有充分的合同依据,不属于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一事不再理的适用范畴。


律师评析

《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八条规定:对公证机关依法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一方当事人不履行的,对方当事人可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执行,受申请的人民法院应当执行。但本案中,对于青云谱公证处出具的1626号《执行证书》,在执行款项已经转到浦东新区法院账户的情况下,浦东新区法院违法裁定终结执行程序,大行地方保护主义,办案法官严重不作为,致使中航公司面临着7359.9006万元债权无法实现、国有资产遭受巨大损失的重大风险。中航公司就该《执行裁定书》提出异议,浦东新区法院在法定期限内未予任何答复。裁定下达后,本所代理律师向上海一中院和上海高院逐级反映,但两级法院均推脱不管,中航公司无奈诉至江西高院。

司法是维护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但是纵观本案,在中航公司有明确的请求和充分的证据下,两级法院互相推诿,严重不作为,与法律精神背道而驰,司法公正任重而道远!


Powered by MetInfo 5.3.19 ©2008-2019 www.MetInfo.cn